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Big Bro

Big BroShanghai, 2012.

Ikoflex Ic, Carl Zeiss Tessar 3.5/75. Home C41 developed Superio 100 (2006 expired)

roll-12084003g-

Advertisements

Bring it on home to me

Bring it on home to me 是 Same Cooke 在 1962 年錄製的一首靈魂單曲。不少樂團或個人也演唱或錄製了這首曲子,包括大家熟知的 Animals。電影 The Commitments 幾個說服自己就跟黑人一樣帶有靈魂味的都柏林年輕人組成的樂團也唱了這首 Bring it on home to me. 我記得當初是先看了這部片子的VHS,後來在香港還買了LD。VCD 或 DVD至今沒看到過,否則也會買下。順帶一提,The Commitments 的導演 Alan Parker,也正是 Pink Floyd 的 The Wall 電影的導演。

Bring it on home to me 述說的是歌者原以為非常高興的看著戀人離去,後來卻為此非常懊悔,甚至願意付出自己所有一切希望舊日戀人能回心轉意。來自 Trampled Under Foot 這個兄妹(or姐弟)組合藍調樂團的 Danielle Schnebelen 非常投入的演唱,Victor Wainwright 鋼琴伴奏。時間是2013年1月某個酒館的凌晨4點。大家都知道熬夜傷身體,但偶爾為之的放縱一下,帶來的歡樂應該還是對身心有益的。

I’d rather go blind 是黑人老牌女歌手 Etta James 唱紅的一首藍調曲子。歌者看見自己所心愛的人與別人在一起,知道這段感情即將結束。感傷之餘,希望自己成了盲人就不會見到離別的情景。藍調鍵盤手 Victor Wainwright 特別點選 I’d rather go blind 來表示對已在2012年1月過世的 Etta James 的懷念。

如果聽過 Robert John 的 Sad eyes 可能會留意到曲風似乎有點 I’d rather go blind 的影子。歌曲描述恰相反的是換成歌者告訴交往的對象因自己的愛人要回來了,自己必須離去。Sad eyes 在1979年流行樂壇 Disco 樂曲正紅的時代,是少數還能攀升到第一名的非Disco歌曲。

陸元敏攝影展-繁花

Lu Yuanmin - A Kaleidoscope

手上有套紙上紀錄片系列的攝影書,每一單本就是單一個攝影師的全部作品。其中一本叫”上海人“,是一位上海本地攝影師陸元敏先生的作品。事實上,好像他的作品幾乎就全部是上海弄堂裡的人與物。上海老弄堂拆掉很多了,但留意一下還是找得到。 陸元敏有套以“繁花”為名的系列作品從10月開始就在靜安區烏魯木齊路的鲲鲤国际影廊展出,展期到11月10號就結束了,今天下午趕快跑去看了。其中部分作品也收錄在”上海人”內。因為過去也常在弄堂裡穿梭著拍照,因此有不少作品內容覺得一般般,要學習的就是人家的取景與用光。有些在屋內拍的人物就不是我這個不會說上海話的非本地人能夠混進去,拍得到的了。我看人家的攝影作品,對部分主題不是那種一眼就看出的,常喜歡多停留幾分鐘揣測攝影師想表達的主題或中心在哪裡?可惜有幾張我沒能看出來。 有一個問題是我過去看國內攝影作品幾乎屢屢出現的,就是作品標題。比方說:坐著抽煙的男人,房子裡的先生與太太,女人與老電視。我想將來同性戀婚姻普徧後,對性別特別標示清楚或許會有必要,但起碼在今天以前大部分男人女人我們都會辨認的,所以標題特別要說明男人或女人是否有必要?至於照片裡的男與女,如果沒其他人在場,有沒有特別的情景要說明解釋,看照片的人是否在乎這兩人是否為夫妻關係呢?展廳裡有幾張是標價也有標題,但那幾張在“上海人”這本書裡則是沒標題的,我在這裡無法實際舉例表達我的看法。 接著一個問題是這些有標題都是中英並列的。顯然英文部分不論是標題或敘述都是直接的中翻英,讀起來是更拗口了。甚至於系列主題”繁花“海報是三個正從面前經過的女孩,英文名 A Kaleidoscope。我猜陸先生的繁花是指3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如果這個猜測不是太離譜的話,我覺得也許英文名 Girls 應該是再再簡單不過了。一般我們翻譯 Kaleidoscope 為萬花筒。如果沒有其他我不熟悉的英文翻譯的話,我想讓老外去聯想 A Kaleidoscope 在這裡指的是什麼,恐怕很困難的。其實既然陸先生所有的作品都是跟上海有關的,我覺得不妨就是用不是很理想,但可能也不是最差的編號方法。比方 Shanghai 01, Shanghai 02… 或如果堅持 Kaleidoscope, 那就是 Kaleidoscope 01, Kaleidoscope02,… 以上就是一個非專業人士看展後的感想。

 

Tango 小三花

Tango, 探戈,也叫糖果,有時叫小鬼,是2012年11月底正在拆遷的上海老西門小區抱回來的小貓,皮的不得了。

嘗試將 Pentax K5 出片的數位彩色單反,做帶有陰暗抑鬱效果的處理。我個人比較喜歡第3圖,有種彩色帶黑白的抑鬱效果。不過在不同的螢幕或tablet觀看效果也會不同。

第1圖是過去習慣的只做基本的 Level 及Unsharp Mark 處理。

Tango, the calico cat

第2圖做了陰暗處理。

Tango, the calico cat 

第三圖再略微去色,較之第2圖更為陰暗。

Tango, the calico cat

Prune Nourry – Terracotta Daughters | Magda Danysz Gallery

Prune Nourry – Terracotta Daughters | Magda Danysz Gallery.

Prune Noury Terra Cotta Daughter Terracotta Patina 150 x 47 cm Work in progress 1

藝廊在楊浦,雖遠了點,但那一帶以前走過幾次,方位還算熟悉,沒啥問題。我還刻意先坐車到浦東,再乘擺渡過江回到浦西。地方遠有個好處就是人少了。剛進去還有三個老外,不久就剩我一個人。

進去的第一印象立刻聯想到 Pink Floyd,The Wall 電影情節中,男主角小時候在課堂裡被處罰,幻想著所有學生帶著空洞的面具,依序排隊行進,加工成為食品的片段。每次看到這段就想起自己以前在課堂裡也常常人坐在教室裡上課,但魂不知道飛到哪去的天南地北幻想著。

西安兵馬俑出土後,在中國很多的大型慶典經常都有套著絲襪仿兵馬俑形象的表演出現,但都不脫軍事或政治含義。倒是這位叫 Prune Nourry 的法國女孩在看了兵馬俑後,有了創作的靈感將兵馬俑改換成了中國女童俑。其中還蘊含著中國一胎化衍生的重男輕女問題。